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六和采现场开奖结果 >   正文

号外光大证券踩雷MPS引爆蝴蝶效应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09-06访问次数:

  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光大证券(601788)近日发布的半年报里,披露出:于2019年6月30日,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投资的杭州光大暾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光大暾澜)等7家企业已被司法冻结。根据天眼查,这7家公司的司法协助信息,基本指向了执行裁定书(2018)沪0106财保法37号和执行裁定书(2019)沪74民初601号。

  这背后,光大证券2016年踩雷暴风MPS项目一事仍在引发蝴蝶效应。华瑞银行、招商银行、深圳恒祥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深圳恒祥)先后对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光大浸辉)、光大资本提起了仲裁或诉讼。其中,招商银行在今年5月底起诉光大资本,要求索赔34.89亿元,并冻结了光大资本旗下银行账户、股权、基金份额,合计接近44亿元。

  网易财经发现,光大资本旗下涉及MPS案、因司法协助被冻结股权的企业,远超7家。

  (注:MPS是指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的交易。该项目的投资人包括光大证券、招商银行、华瑞银行、钜派投资等,总金额达到52.03亿元。其中,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华瑞银行通过爱建信托出资4亿元,两者在整个基金中为优先级合伙人。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6000万元,暴风科技出资2亿元。)

  光大证券2019年半年报指出,在长期股权投资项目下,于2019年6月30日,光大资本投资的光大暾澜、光大常春藤(上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嘉兴光大美银壹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光大礴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文资光大文创贰号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光大文创贰号)、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浸鑫)和嘉兴资卓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7家企业已被司法冻结。

  具体来看,上述执行裁定书(2018)沪0106财保法37号的申请人为深圳恒祥,被申请人为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暴风天津)和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群畅)。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16日判决冻结3个被申请人名下银行存款人民币167,806,9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等价值的财产或财产性权益。

  而上述文号为(2019)沪74民初601号的案子则是招商银行因《差额补足函》 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的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8月12日,曾有投资者提问光大证券的董秘,询问该案的结果,董秘没有正面回复,表示以6月1日披露的《关于全资子公司重要事项进展暨涉及诉讼的公告》为准。

  根据上海法院庭审公开网,2019年7月16日,上海金融法院审理上述(2019)沪74民初601号合同纠纷一案。在半年报中,涉及该案的部分显示“目前,案件尚未判决”。网易财经尚未获得该案更进一步的信息。

  根据半年报,在光大证券的主要参股公司中,其通过光大资本、光证金控持有85%股权的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光大幸福,注册资本10亿元)由光大资本持有的35%股权受MPS风险事件影响已被冻结。光大幸福还持有近日原董事长被逮捕的东北特殊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7%的股权,认缴出资额7214万元,认缴时间为2018年6月30日。

  网易财经梳理发现,光大资本投资过的公司中,除了上述8家,至少还有北京光大浸辉三六零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光大资本持股64.29%)、昆明以购代建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光大资本持股9.99%,大股东为中国建设银行旗下的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嘉兴光资外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光大资本持股9.99%,大股东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申龙电梯股份有限公司(光大资本持股6.9%)4家公司,也因光大资本或光大浸辉的上述案件,部分股权被冻结。

  而上述8家公司又对外投资了多家公司。比如光大文创贰号对外投资了深圳道格四号体育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57.66%),后者又对外投资了厦门匹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9%)。

  因此事的影响,2019年3月以来,上海证监局对对光大证券分别出具《关于对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并提交合规检查报告行政监管措施的事先告知书》、《关于对薛峰采取监管谈话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关于对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的决定》、《关于对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 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的决定》、《关于对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行政监管的决定》。

  7月4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上海分公司向光大证券出具《关于对光大证券采取书面警示措施的决定》。

  人事层面,光大证券目前处在极为尴尬的位置,多人被问责,而因为需要有人担责,多个已经离职的高层,在子公司层面仍存在于工商信息中。

  在半年报里,光大证券指出,公司成立专项工作小组,妥善进行风险处置工作,积极维护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同时,公司依规依纪对MPS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追责,并将视风险处置情况采取进一步处理措施。

  就在MPS事件发生后,光大证券董事长和首席风险官相继离职。今年4月28日,公司董事会收到薛峰的辞呈,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今年8月1日,公司董事会收到王勇的辞呈,不再担任公司首席风险官职务。不过,后者辞职的公告指出,辞职原因是职业发展原因。

  在2019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7月3日正式就任光大证券董事长的闫峻说,今年以来,公司深刻反思MPS事件中的深层次问题,同时已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彻底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的一系列负责人。对于MPS事件相关责任人,公司加大问责力度,8名主要人员已被严肃问责。

  根据天眼查,4月28日辞职的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目前还是2家光大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这2家公司分别是光大中船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船新能源,光大实业持股40%)和光大云付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光大证券持股40%光大集团持股30%)。中船新能源的主要人员中,还有仍旧担任董事的光大资本原总裁代卫国,根据媒体报道,他是MPS事件的另一个重要经手人,已于2018年上半年被免职。

  根据光大资本的变更记录,代卫国在2018年4月26日退出经理备案和董事备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由代卫国变更为范南。不过8月1日提出辞呈的王勇,在工商资料上,依然是光大资本的和光大证券的董事。

  根据此前财新的报道,代卫国被免职后并未离开公司,也被要求继续留在光大资本处置MPS风险。目前,代卫国依然担任光大浸辉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不过他在2018年3月5日退出了该公司的经理备案,上文提到,该公司已被冻结。此外,他还是光大常春藤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湖南发展光大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注销,注销日期2018年8月2日)的董事,光大春合股权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已注销,注销日期2018年10月17日)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延安光大城市发展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注销,注销日期2018年12月17日)的董事,后3个已注销公司的清算组成员备案信息中,均无代卫国的身影,其中后2家公司的清算组成员均有李真圣和朱茜泓的名字。

  此外,光大资本持股51%的甘肃读者光大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2018年6月26日,董事兼总经理由代卫国变更为范南。

  除了代卫国,薛峰也退出了一些光大系的公司。比如光大易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薛峰在2018年3月5日退出董事备案,也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更早一点,薛峰在2017年11月20日,和代卫国一起退出了已经于2019年3月26日注销的北京文资光大文创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管理层。这家公司对外投资的北京文资光大文创壹号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在2018年10月29日已经注销,而上文提及的光大文创贰号被冻结。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icescrm.com All Rights Reserved.